英伟达发布超级AI芯片 与320家合谋自动驾驶


NVIDIA CEO黄仁勋在CES演讲

【网易智能讯 1月8日消息】在美国拉斯维加斯2018 CES展上,英伟达宣布推出的首批Xavier自主机器处理器现已开始启动,它致力于借助AI从各个方面提升驾驶体验,并为NVIDIA在自动驾驶领域的320家合作企业和机构提供未来技术路线图。

据了解,Xavier处理器于一年前首发,其首批样品本季度开始交付客户,Xavier将为NVIDIA DRIVE软件栈提供支持,现已扩展至NVIDIA叁大AI平台,涵盖下一代汽车驾驶体验的各个方面,此外,Xavier拥有超过90亿个晶体管,号称是迄今为止最复杂的系统级芯片,研发曆时四年,研发投入高达20亿美元。

配置方面,它基于了一个特别定制的8核CPU、一个全新的512核Volta GPU、一个全新深度学习加速器、全新计算机视觉加速器、以及全新 8K HDR视频处理器而打造。并且,借助NVIDIA统一架构,所有早前NVIDIA DRIVE软件开发工作都得以持续进行。但总体来说:DRIVE Xavier可提供更高的处理能力,运行功率更低,每秒可运行 30万亿次计算,功耗却仅为 30 瓦,能效比上一代架构高出 15 倍。

我们来看看英伟达DRIVE AI平台的“叁大件”

据悉,Xavier将助力下一代车辆实现一套更为精细的功能。早前发布的NVIDIA DRIVE AV 自动驾驶车辆平台采用神经网络实现了车辆的自动驾驶。在此基础上,英伟达又在本次 CES 上推出两款全新软件平台:DRIVE IX 和 DRIVE AR。

1、DRIVE IX 是一款智能体验软件开发套件,能够借助车身内外的传感器,为驾驶员和乘客提供 AI 辅助功能。



Xavier芯片

2、DRIVE AR 是一款增强现实软件开发套件。目前 NVIDIA 已经开始体验到移动设备端的AR 应用的能力,且这一面向 AI 汽车的软件平台将融合计算机视觉、计算机图形和 AI。

3、DRIVE AR 将实现下一代增强现实界面,可在驾驶途中提供信息兴趣点,创建警报提醒,并安全轻松地进行导航。

助力AI 车载超级计算机 L5 级自动驾驶出租车加速上路

所以,Xavier势必成为NVIDIA DRIVE Pegasus AI 计算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资料显示,Pegasus 是致力于推进 L5 级全自动驾驶机器人出租车的 AI 车载超级计算机,英伟达宣称,它的外形只有车牌大小,性能却相当于满满一个后备箱的个人电脑。Pegasus 可实现每秒 320 万亿次深度学习计算,能够同时运行多个深度学习网络,能够提供实现安全自动驾驶所需的一切。



据了解,Pegasus 配备了两个 Xavier 系统级芯片和两个下一代 NVIDIA GPU,每秒可运行 320 万亿次计算,首批 Pegasus 样品将于 2018 年中交付客户,英伟达表示,已经有超过 25 家公司在使用 NVIDIA 技术来开发全自动机器人出租车,而 Pegasus 将为其量产铺砖引路。

秀性能肌肉之外 老黄宣布朋友圈已经多达320位!

大佬们一致看好自动驾驶在交通服务方面的潜力,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英伟达与出行巨头优步达成了合作。

黄仁勋在表示,此次合作中,优步 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 的自动驾驶汽车及货运车队将利用 NVIDIA技术,运行 AI 算法,使车辆能够感知周围世界,并预测下一步动向,即使在复杂环境中也能迅速选择最佳行动方案。

黄仁勋还坦言:“交通运输业的未来将被移动服务所改变。便利、经济实惠的移动即服务将重塑各个城市和整个社会,并为未来十年全球人口几十亿的增长提供相应的支持,而自动驾驶汽车是普及移动服务的关键性技术。”

此外,黄仁勋宣布NVIDIA 自动驾驶团队正在与 Aurora 合作,致力于打造全新的模化、可扩展的 DRIVE Xavier平台,将自动驾驶汽车推向市场,大家可能对这家公司不是很熟悉,资料显示Aurora 是一家专注于自动驾驶系统研发的公司,他们要在未来几年内实现 L4 和 L5 级自动驾驶汽车在全球上路行驶。



搭载英伟达Drive IX的大众面包车

与此同时,这次英伟达宣布了与大众汽车的合作,大众首席执行官 Herbert Diess 和NVIDIA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在现场探讨了人工智能正在如何改变汽车行业,并重点介绍了大众惊豔众人的品牌——I.D.Buzz,它是大众标志性 VW MicroBus 的电动车型翻版,并将 AI 技术注入了驾驶舱及自动驾驶功能。

黄仁勋表示:“未来几年内,每一辆新车都将会配备 AI 助手,以实现语音、动作、面部识别、以及增强现实的应用。大众与 NVIDIA DRIVE IX 技术的合力将使其成为现实。我们正在联手创造迄今为止最安全、最舒适、且方便每个人使用的新一代汽车。”

当然,英伟达在中国市场的动作越来越频繁,这次发布了与百度、采埃孚共同专为中国汽车市场设计的量产型 AI 自动驾驶车载计算平台。

据了解,此次合作基于全新的 NVIDIA DRIVE Xavier?、采埃孚的全新 ProAI 车载计算机、以及百度致力于量产的自动驾驶产品 Apollo Pilot。

黄仁勋表示:“中国占全球乘用车市场 30%的份额。叁家公司将发挥各自的独特技术优势并通力协作,服务于这一巨大市场。

据悉,作为全球顶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之一,采埃孚为车载计算机及传感器的系统集成提供专业技术。全新基于 Xavier 的采埃孚 ProAI 将能够处理来自多个摄像头、光学雷达和雷达的数据,绘制车身周围的 360 度视图,在高清地图上进行定位,并在交通行驶中规划安全行驶路径。

结语

随着新兴自动驾驶汽车以及半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其对处理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即需要功能更加强大的处理器。

所以,英伟达和他的同行们在不断努力,从而确保自己能够紧跟潮流趋势。继去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所宣布的人工智能汽车系统之后,英伟达公司此次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推出了与之配套的“Xavier SOC”处理器,更体现其强大的处理器研发能力。



英伟达表示,此款SOC处理器每秒鍾可执行30万亿次操作,同时,功耗仅为30瓦,这比之前架构的效率高出15倍。对电动汽车来说,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从电池中提取的所有东西都会降低汽车行驶裏程。

如此巨大的数字都意味着,Xavier处理器可以为自动驾驶汽车的人工智能系统提供更多的传感器以及车辆数据。这对从事自动驾驶汽车生产的原始设备制造厂商以及叫车公司来说,是令人兴奋的。人工智能行业已经是处理器密集型的了,再加上来自传感器和汽车的源源不断的数据,已经超过了当前计算机的能力。


人工智能芯片的中国机会

   46年前,先驱者10号驶向太空,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驶出太阳系的探测器——以这个人类探索未知宇宙的故事开场,昨天下午,寒武纪创始人兼CEO陈天石发布了其最新产品,寒武纪1M智能处理器芯片及首款云端智能芯片MLU100。这两款产品的发布,也意味着寒武纪成为中国首家同时拥有终端和云端智能处理器产品的公司。

 
  此前,另一家明星创业公司——地平线,也发布了中国首款全球领先的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正在举行的北京国际车展上,地平线还展示了其自动驾驶计算平台Matrix 1.0。该计算平台主要在高级别自动驾驶场景中使用,搭载了地平线今年将会推出的新一代自动驾驶芯片架构。地平线创始人余凯透露,其自主研制的处理器已经卖到了美国,具体进展将会陆续公布。
 
  初创公司抢占AI芯片赛道
 
  过去一年,AI芯片领域热闹非凡。目前,中国已经涌现地平线、寒武纪、深鉴科技、中天微等一批明星初创企业。数据显示,仅去年下半年,在芯片制造巨头台积电的生产线上,就有超过30家AI芯片排队等待流片。
 
  与传统芯片相比,AI芯片究竟有何特别,吸引创业者、资本纷纷涌入?
 
  “如果要用通用处理器搭建一个人脑规模的神经网络,可能需要建一个电站来给它供电。”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陈云霁解释,由于计算架构不同,在处理人工智能计算时,AI芯片相比传统处理器性能强、功耗低。几年前,谷歌的人工智能Alpha Go下一盘棋动用了1000个CPU和200个GPU,每分钟的电费就高达300美元,而其网络规模还只有人脑的千分之一。
 
  “寒武纪的芯片放在我们的机器上,能效比提升了30倍,这在业界是很惊人的跨越。”作为寒武纪的合作伙伴,中科曙光负责人也在昨天的发布会介绍选用寒武纪芯片的效果。
 
  今年年初,清华大学微纳电子系团队宣布研发出“思考者”(Thinker)芯片,该芯片独特之处就在于低能耗驱动——8节五号电池就能够满足该芯片一年下来的耗电量。除此之外,“思考者”可动态调整自身的计算和记忆要求,从而适应设备中的软件在运行时所需的条件。“用CPU(中央处理器)跑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的一种技术术语)也不是不行,但就像老爷车,它需要的是跑车。”一位业界人士如是比喻。随着传统架构下的芯片物理极限逼近天花板,AI芯片一时引来各方关注。
 
  没有输在起跑线上
 
  向AI芯片发力的当然不只是中国。随着个人电脑芯片需求量下滑,近几年走上下坡路传统芯片巨头英特尔,也启动了向人工智能芯片的转型。除了传统芯片巨头,互联网巨头谷歌、新能源汽车科技公司特斯拉、社交网络鼻祖Facebook也纷纷开始涉足芯片。一时间,新锐力量与老牌企业同场厮杀,AI芯片迎来群雄逐鹿。
 
  不过,相比与国外领先水平相差十余年甚至更多、在追赶巨头时遭遇生态壁垒等诸多阻碍的传统芯片行业,初创型AI芯片企业显然并无这样“输在起跑线”的压力。不少声音认为,AI芯片领域蕴藏着“中国芯”弯道超车的好机会。
 
  一般来说,AI芯片指的是专门针对AI算法做加速处理的芯片。过去几年,经过多年研发的国产CPU龙芯,曾因技术架构、应用软件与现有巨头垄断的体系不互通而屡屡遭遇联想等国内设备厂商的残忍拒绝。而昨日,曙光公司宣布发布搭载寒武纪云端智能芯片的服务器产品。此前,寒武纪发布的世界首款智能终端处理器推出仅一年,就已经在4款华为手机上应用。
 
  “新老”国产芯片势力迥异的境况,与前者提早开始生态布局不无关系。寒武纪透露,其芯片研制从核心指令集、架构到软件生态,都建立在自有知识产权基础上。在去年寒武纪首次公开亮相的发布会上,除了介绍自身的芯片产品,寒武纪花了很长时间介绍一长串的合作企业。“我们不光是卖芯片,还会把基于我们指令集、开发库、编译库的一整套解决方案交给用户。”地平线副总裁贾志鹏说。
 
  业界分析,AI芯片全球起步时间几乎同步,此时,人工智能领域尚未出现“独步天下”的国际巨头。在此基础上,国内厂商建立芯片应用生态、寻求合作伙伴之路才不会过于荆棘丛生,这也是新生代国产芯片选手们谋求“弯道超车”占据的“天时”优势。
 
  人工智能产业对大数据的渴求也给中国初创企业创造了机会。曾在老牌半导体企业工作十余年的地平线副总裁张永谦认为,国外无论是算法公司还是芯片公司,都很难获得中国的大数据,市场、数据、应用场景都扎根在中国本土。以自动驾驶为例,国外与中国的路况差异极大,这意味着需要进行大量数据训练、深度学习的自动驾驶人工智能,巨头并无优势。“从这一点来看,中国本土企业显然更有优势。”
 
  去年10月,地平线宣布获得英特尔领投的近亿美元融资。把自己的发展方向定位为“AI时代英特尔”的这家中国本土人工智能芯片初创企业,收获了来自行业巨头真金白银投资的“示好”。
 
  记者手记
  警惕“全民造芯”虚火
 
  对于中兴事件引发的对于中国芯片产业的高度关注,余凯也作出了警示,“要冷静,切忌全民造芯”。
 
  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认为,现在AI芯片已经存在被过度“炒作”的隐忧。他认为,目前还没有出现像CPU(中央处理器)一样的AI通用算法芯片,AI的杀手级应用还没出现,未来这个产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魏少军甚至预言,在未来2到3年内,AI芯片行业一定会经历一个低潮,“今天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创业者都会成为技术变革的先烈。”
 
  除了AI芯片有过热嫌疑,芯片制造也进入了奋进期。中科院6寸平面光波导晶圆生产线落地成都,紫光集团460亿美元成都、南京建设两大半导体基地,总投资100亿美元的华虹集成电路研发和制造基地项目无锡开工……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在建的芯片生产线达16条。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投促局副局长李冬明提醒,芯片产业是极为典型的“叁密”行业:人才密集、技术密集、资金密集。在有限的时间、资源背景下,对芯片领域的投入须谨防盲目蜂拥而上,而应瞄向我国需求量大、亟待突破的关键领域重点突破。此时,政府宏观调控与有序引导必不可少。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本争相投入的领域之外,我国在芯片设计、制造领域还存在不少盲点、弱点区域。例如,由于金融IC芯片认证等问题,我国国内银行IC卡芯片基本上被NXP等国外芯片厂垄断;芯片设计领域迎来华为、阿里等巨头争相重金布局,但芯片设计软件等基础工具仍然被美国垄断。(记者 孙奇茹)

李开复哥大毕业演讲:希望未来工程师拥抱AI


创新工场董事长、哥大毕业生李开复

新浪科技讯 5月19日上午消息,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李开复近日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院向2017届毕业生们发表了题为《一个工程师的人工智能银河系漫遊指南》毕业演讲。

作为哥大83届毕业生,李开复表示他受益于这所大学年轻、活泼、新锐、自由的学风,在演讲中,他回忆了哥大带给他的成长和美好,并热切希望未来的工程师们拥抱必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把职业选择对准人工智能赛道;肩负起工程师的使命,追随自己的内心,让未来的10年成为生命中最辉煌的10年。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典礼可追溯至258年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Morningside校区户外毕业仪式始于1926年。依照传统,哥大校长通常是全校毕业典礼的演讲人,各学院的毕业演讲人则由学院自己来定,而学院通常会把这个无比荣耀的机会留给杰出校友。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美国前国务卿希拉裏·克林顿,前美国驻日本大使卡罗琳·肯尼迪,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德劭基金(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创办人大卫·肖都曾作为特邀嘉宾在哥大各学院毕业典礼上发表毕业演讲。

在谈及此次邀请李开复作为演讲嘉宾,哥大工程学院院长Mary C。 Boyce说:李开复博士是哥大工程学院的全球性代表人物,他对年轻企业家们的指导体现了我们一直向学生们所倡导的领导力和回馈精神。作为青年导师和在中美两国都有广泛涉猎的成功投资人,李开复博士是毕业典礼演讲人的完美选择。(李根)

以下是李开复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院的毕业典礼演讲实录:

《工程师的人工智能银河系漫遊指南》

An Engineer’s Guide to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alaxy

(注:本文演讲标题来自美国科技宅男必读经典科幻小说《银河系漫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2017届毕业生们,感谢你们邀请我参与如此盛大的毕业典礼。很荣幸能借此重返我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在一群这么优秀的毕业生、各位的家长、兄弟姐妹及各方嘉宾齐聚的重要场合发表演讲,共享这场毕业盛会的喜悦。

首先,我想对全体毕业生说:我为你们倍感骄傲,祝贺你们学业有成,各位的家人也为你们而骄傲,今天所有的欢呼和掌声属于你们!

34年前,我就坐在你们现在的座位上,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在大学时代,我找到了一生所追寻的专业领域——人工智能,也找到了一生中的最大爱好——桥牌。那时我每周打30个小时桥牌,但直到现在,哥伦比亚大学也没给我颁发桥牌学位。在哥大我还找到了自己的初恋,很幸运,她后来成为我的毕生挚爱。当年,在我的毕业典礼上,我有幸聆听了科幻小说巨匠艾萨克·阿西莫夫的致辞。很抱歉,今天你们只能听我演讲。

不管怎样,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你们也许会觉得,我或其他毕业演讲者都会说“这些年也是你们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而我并不打算这么说。

我知道这些年远非你们的人生巔峰,因为最精彩的日子尚未到来。与其寄语今朝,不如展望未来:我相信,未来10年才会是你们最好的人生。

为什么是10年?10年听起来有些遥远,但其实并非如此。如果我们一起回顾2007年5月的光景,你会猛得发现过去这10年内,我们的世界已经发生巨大的改变。

大家一定还记得2007年,史蒂夫·乔布斯发布了iPhone手机吧?那时,我还在使用黑莓手机,我的太太依然用她的诺基亚。

也是在2007年,年轻的参议员巴拉克·奥巴马决定竞选美国总统;而那时的唐纳德·特朗普经常喊的是“你被解雇了”,而不是“让美国再度伟大”。

所以,10年时间足以使人类生活发生重大改变,我认为,未来的10年将比过去10年更让我们瞠目结舌。因为未来10年是人工智能的时代,是AI来临的时代。

作为工程学院学生,你们应该发现人工智能课程的选课人数从80人跃升至800人,这一指标清晰地告诉我们,人工智能正在蓬勃兴起。

1980年,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初识人工智能。37年来,我一直在人工智能领域从事研究、开发、投资相关的工作。我可以相对自信地预测,未来的人工智能革命在规模上将与工业革命旗鼓相当,甚至有可能带来远比工业革命更快速、更巨大的变革。

我所说的不是未来学家关于人工智能不切实际的预测,这是一场工程师与工程师的对话。身为工程师,我们了解人工智能如何运作,随着数据和使用量的增加,人工智能会如何迭代精进,我们也清楚,如何合理估算人工智能在未来10年会带来的影响。

首先,我们来看看今天的人工智能可以做到什么。

今天,我投资的一家人工智能图像处理公司可以利用他们的产品技术让每个人的自拍变得更加漂亮。这家公司的产品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风尚,我认识的每个中国电影明星都绝不会允许自己的照片未经该产品美化就轻易发布。这个产品的用户基数有多大?13亿!

今天,我在中国投资的一家人工智能信贷公司能够在数秒内完成每笔贷款审批,其坏账率远低于一名信贷人员需要数日才能审核完的传统繁琐贷款申请。这家公司成立不到2年时间,今年预估就能发放约叁千万笔贷款,几乎超过任何一家我所知的传统银行。

今天,我投资的一家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公司,他们的产品能够在300万张人脸中识别出任一张面孔,精准度远超人类。如果将这款软件安装到世界各地的机场,基本上就能阻止已知的恐怖分子或通缉犯登上任何一架民航客机。

以上3家人工智能公司目前的总估值接近100亿美元。这个数值与未来10年人工智能即将创造出的巨大产业价值相比,只能算是些零头小钱。

未来10年,所有金融企业都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人工智能将取代交易员、银行职员、会计师、分析员和保险经纪人。去年,我尝试采用智能投资算法获得了比我的私人理财顾问高八倍的收益——这提醒我,回家后就可以把这位私人理财顾问给辞退了。

未来10年,人工智能将替代大多数工厂工人、助理、顾问和中介。但人工智能也不局限于简单工作。人工智能还会替代部分新闻记者、医生和教师。你的人工智能助理将比你更了解你今晚想吃什么,你该去哪裏度假,你想跟谁约会。

还有更多,10年后机械化的人工智能将会变得稳定可靠。人工智能运用在自动驾驶将比人类驾驶更加安全。今天还比较初级的家用Roomba扫地机器人未来会让我们刮目相看:机器人将学会做饭、洗衣服、做保洁,帮助人类分担所有繁重的家务劳动。

10年后,我们将进入一个富足的丰产时代,因为人工智能可以为人类创造巨大的价值,帮助我们消除贫穷和饥饿。我们每个人也将获得更多时间和自由,来做我们爱做的事情。

10年后,我们也将进入一个焦虑的迷惘时代,因为人工智能将会取代一半的人类工作, 很多人将因为失业、得不到自我实现而陷入沮丧。到那时,你们当中很多人将成为家长,也必然会考虑该如何提升孩子们的教育,才能避免他们被人工智能取代。

以上预测并不是基于人类神经元数量与机器仿真的神经元数量之间的简单对比,相反,我的预测是一个工程师根据现有算法、市场供需情况、劳动力信息等方面所演绎出来的推论。

在创新工场,我们已经募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投资人工智能,日本软银更是启动了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发展超过四五十年的IBM、微软、和近代的穀歌、Facebook等科技巨头,都相继宣布自己是人工智能公司。就算你怀疑我的预言,你大概不好怀疑这些科技巨头。

所以,对于你们这些站在科技前沿、绝顶聪明的工程师而言,2027年将成为你们人生最巔峰的高点。万一你不慎错过了这场人工智能革命,未来10年也可能落入你人生最低穀的惨况。

那么,如何才能不错过人工智能时代,确保你向人生巔峰而行呢?我提出叁个建议:

我的第一个建议:拥抱必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把你的职业选择对准人工智能赛道

面对所有重大变革与机遇,你们首先需要开放的心态来迎接人工智能。对变革有所畏惧绝对正常,正如马克·吐温所说,“勇气来自抵抗恐惧并战胜恐惧,而不是来自没有恐惧。”

你们过往的努力可以帮助你们坦然面对、欣然接纳或热情拥抱未来的改变——这些改变将推动你找到新的人生方向。

面对未来,你们必须要选择热情拥抱人工智能。即便你所在领域的第一个人工智能工具看上去是那么脆弱不堪,相信我,只要有更多的数据,它们很快就能进步。

刚才我提到的3家软件公司,他们的第一代产品确实状况百出,自拍美化功能反而把好多人的脸蛋给变醜了,贷款判断不准也曾造成数百万元损失,图像辨识我的脸居然把我误判为某脱口秀主持人。但假以时日,当人工智能处理越来越多的数据后,人工智能的自我学习能力就能让这些产品在特定领域的能力远远超越人类。人工智能算法还不只是超过人类这么简单,它们不会疲倦,不会抱怨,不会罢工,人工智能还具有无穷的规模化潜力。

况且,伴随着硬件、软件和网络带宽成本的下降,人工智能的成本几乎就是电费了。

所以,不管你选择什么工作领域,首先要使用人工智能工具。如果你是软件工程师,你可以用人工智能工具来检查和完善代码,找到可复用的代码,甚至用AI来写代码。组建团队时,用人工智能工具来招聘和挑选人才。如果你准备创业,可以用人工智能工具来管理订单并优化获利,也可以用人工智能工具来替代客服和销售人员。你可以用机器人来制造产品,使用自动驾驶车辆来配送商品。

人类与人工智能协作的结果是1+1=3。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医生能正确诊断癌症,并能在100个患者中拯救70个生命,而一个早期人工智能工具可以在100个患者中拯救60个生命。将医生与人工智能结合后,也许他们就能增加拯救80个生命。而且,当人工智能工具优化到能够拯救80个生命时,将人工智能与医生结合,或许就能够拯救90个生命。

所以,不要被动地接受人工智能,而应积极拥抱人工智能,探索人工智能的可能,找到人工智能为你创造价值的所有可行性。你们要学会使用人工智能,更快、更聪明地构建人类与人工智能间的协作关系。你们会像第一个使用文字处理软件的记者,或第一个使用电子表格软件的会计师,或第一个使用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的摄影师一样,获得巨大的收益。此外,与传统软件工具相比,人工智能的进化速度快得多,应用范围广得多,只有作为积极拥抱的引领者,你在人工智能工具的领先地位才得以巩固并增长。

我的第二个建议:肩负起工程师的使命。

众所周知,数百上千年以来,医生们遵循着希波克拉底誓词,承担着神圣的救死扶伤的神圣使命。在人工智能时代,我认为工程师的使命同样神圣,甚至更加沉重。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人工智能时代,作为毕业于顶级学府的顶尖工程师,你们拥有巨大的权力。请不要忘记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蜘蛛侠的那句名言:“权力越大,责任越重”。

在人工智能时代,自动或半自动的算法可以负责投资决策、照看儿童、驾驶汽车、完成医疗手术。未来的人工智能产品将直接影响人们的财产、健康甚至是生命,而你们就是这些产品的设计者、制造者。

作为工程师,我们不能背弃我们的道德和责任,我们需要在方方面面都做到严谨、勤勉、遵守道德。这不仅仅指架构和编码,还包含设计、测试、训练机器学习模型以及下载更新的参数等等。

第一代安全气囊拯救了许多人的生命,但同时由于设计和使用说明不完善,没有充分考虑儿童娇小的体形,也意外地导致了一些儿童的死亡。

所以你们的首要使命是对你们的用户负责,确保你们的产品安全、周密、有用。应该说不仅仅产品安全,你们还有绝对的责任去预见和防止潜在的技术失控对人类带来威胁。所以请大声地对“自动杀人机器”以及“用户隐私数据交易”说不!

你们的第二层使命是对自己负责,在人工智能时代,你不仅仅是与其他人竞争,你还在和人工智能竞争。你有责任优先解决疑难问题,而不是把你的时间浪费在机器就能胜任的事务上。不要选择一份对你毫无挑战性的工作,无论在哪个领域,都勇于冒险、勤于学习,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最独特和最有价值的人类成员。要坚持创新和创造——人工智能的优势在于优化,而非从零创新。

各位的最后一项使命是作为工程师,用你们的选择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选择拯救生命,而非残害生命;选择激励他人,而非打压别人;选择在富有同情心、不贪婪的机构工作;选择心怀世界和平而非妄图主宰世界的雇主。

我的最后一个建议:追随我心。

谈了这么多严肃的技术话题,我接下来要说的观点可能在这儿听起来有些不恰当,但却是我的肺腑之言。

4年前,我被诊断患上淋巴癌第四期,当时我面对的无情事实:我的生命可能就只剩下短短几个月。

在那段前路未卜的时间,我对生命的意义深思良多。我意识到我所有的成就,包括在等待30多年后终于来到的人工智能时代,对我来说其实毫无意义。我意识到我过去所追求的科技、产品、投资、事业,我重视各种事情的优先级完全本末倒置。我忽视了我的家庭,我父亲去世了,我母亲已几乎不认得我,我的孩子们也不知不觉都长大了。

在治疗期间,我读了布朗妮·维尔(Bronnie Ware)的一本书,书中记录了临终病人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作者提到,没有一个人会为当年不够认真工作、不够努力加班、或财产积攒不足而后悔。人们临终时最最盼望的,是希望能再有机会花更多时间与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

幸运的是,目前我的病情已缓解稳定,所以今天我才能来到哥大和你们在一起。如今,我会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我把家搬到了离我母亲更近的住处,无论出差还是单纯出遊,我都会尽量和我妻子一起出行。孩子们回家时,我会从工作中抽出两叁周、而不是仅是两叁天的时间来陪伴他们。

我同时还花更多的时间来认识新朋友,我会用周末时间与好朋友出遊,我带领公司员工去矽穀度了一周的假期——矽穀对他们来说犹如圣地一般,我约见社群平台上向我提问的年轻人,我联系多年前我曾经冒犯过的人,请求他们的谅解。我写了一本书并拍摄纪录片,分享我与死神擦肩而过所学到的一切。

这段直面死亡的经曆不仅改变了我的人生和价值观,还让我更清晰认识到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的真正意义。

埃隆·马斯克和史蒂芬·霍金已经给出了他们的观点,他们认为机器将全面取代人类,而人类能仅存的选择:要么控制AI,要么成为AI。这段直面死亡的经曆,让我想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提出另一版结局。

毫无疑问,人工智能凭借精准的决策和产出,在很多分析型工作上已经或必将超过人类。但人类并不是因为会做这些工作而成为人类,我们之所以为人类,是因为我们拥有爱的能力。

当我们看见初生的婴儿,当我们一见鍾情陷入爱河,当朋友贴近倾听我们分享经曆,当我们通过帮助别人而实现自我……人类的爱就在那裏。所有这些都表明,我们目前还远远不够充分理解人类的“内心”,更不要说复制它了。我们知道,爱和被爱的能力是人类所独有的,我们渴望爱和被爱,这就是我们生命的意义所在。

带着这个信念,我们就会知道应该接下来该怎么做。首先我们应认可并感恩我们被爱的事实,我们可以回馈他人的爱,甚至加入更多的爱。最终达到爱的最高境界:不断将爱传递下去,不求回报地去爱。

回到人工智能的话题,爱让人类有别于人工智能。不要相信科幻电影裏描绘的人工智能的爱(或感情),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人工智能不会有爱,它们甚至没有感情和自我意识。AlphaGo虽然能击败世界棋手冠军,但是它体验不到手谈的乐趣,胜利不会为它带来愉悦感,也不会让它激动到产生想要拥抱一位他爱的人的渴望。

在未来,即便人工智能诊疗的准确率是人类医生的10倍,但是我们还是不希望从机器冷冰冰的话语裏听到“您患有第四期淋巴癌,有70%的机率会在五年内死亡”。我们更希望得到医生的关爱,他们会倾听我们的抱怨,为我们打气,他们会说,“李开复也得了同样的淋巴癌,但经过治疗后稳定下来,所以你也要保持希望。医生可能来到家裏定期出诊,我们随时能与医生沟通交流。这些医生的关爱会让我们感到舒坦,给我们更大的信心,这种安慰剂效应的确可能有助于提升康复几率。

此前提到的失业问题不就这么缓解了么?这种“关爱型医生”的数量将超出现有医生的数量。被机器取代的人可以投身于需要关爱及经验分享的行业——例如,做一名热情洋溢的导遊,充满关爱的礼宾人员,风趣幽默的调酒师,极具魅力的寿司大厨。随着各类“关爱专家”头衔的出现,很多新兴服务业的工作岗位也将被创造出来。这些工作不一定非要是传统意义上的“工作”,也可能是孤儿院或养老院提供服务的志愿者。这些工作不但能带给人们自我实现的自豪感和满足感,更重要的是,它们能让我们的地球充满爱与快乐。

人类已制造出许多以任务为导向的人工智能,在每个具体任务上它们的表现远超人脑,这正是我37年前的梦想。作为一个计算机科学家,我为我们所取得的科技进步成就而自豪。但我现在觉得,自己也许追逐错了方向——人类最重要的器官,不是大脑,而是内心。

我承认,我花了太长的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我对你们的期望是,随着你们的事业开始腾飞,人生开始步入新的阶段,你们在实现人生目标的过程中不仅要利用你们聪慧的大脑,更要遵从你们的内心。

未来的重任落在你们的肩头。我相信,无论未来如何改变,只要遵从内心的指引,下一个10年必将成为你们人生中最辉煌灿烂的10年!

感谢你们,2017届毕业生。

英文版

An Engineer’s Guide to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alaxy

Commencement Speech, Engineering School of Columbia University

May 15, 2017 Class Day

By Dr. Kai-Fu Lee

Founder & CEO, Sinovation Ventures

President, Sinovation Venture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stitute

Thank you, Class of 2017. Thank you so much for inviting me to speak at this wonderful commencement ceremony. It’s an honor to be back at Columbia to address this distinguished group of graduates, parents, siblings and special guests. We’ve all gathered to share in the joy of this day.

First, I want to say to you graduates: I am so proud of all of you. You did it! Your families are proud of you. You have earned this day.

I remember sitting where you are 34 years ago, feeling that these were the best years of my life. I found the profession of my lif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 found the hobby of my life — bridge; I played 30 hours a week, but to this date Columbia still wouldn’t give me a degree in it. And I had my first date while at Columbia, and she became the love of my life. And finally, on commencement day, I got to sit and listen to Isaac Asimov, the famous science fiction writer. I’m sorry that you only get me.

Anyway, I had the best years of my life. This is where you expect me, or any commencement speaker to say, “These are the best years of your lives.” But I am not going to say that.

I know that these are far from the best years of your lives. I know that your best days are yet to come. To be specific, my hope for you is that the next 10 years will be the best years in your lives.

Why 10 years? 10 years seem so far away. But really it is not. Checking in with May 2007 seems like a good way to visualize what 10 years can do in our world.

It is interesting to remember that in 2007, Steve Jobs introduced the iPhone. Back then, I was still using my Blackberry, and my wife was still using her Nokia.

And in 2007, a young senator Barack Obama, decided to run for President. And back in 2007, Donald Trump was still saying, “You are fired” rather than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So 10 years can do a lot, but the next 10 will do much much more than the last 10. Why? Because, the next decade will be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or AI.

As students, you’ve probably seen AI course enrollment go from 80 to 800. And that certainly is one leading indicator.

I was introduced to AI at Columbia in 1980. As someone who has worked for 37 years on 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investment in AI, I can speak with some authority that – AI will be a revolution on the scale of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probably larger, and definitely faster.

But this is not a hand-wavy futurist AI talk. This is an engineer-to-engineer talk. We know that AI works. We know that AI gets better with more data and more use. We know how to extrapolate it to measure its impact in ten years.

Let’s first see what AI can do today.

Today, an AI image processing company that I invested in can make people’s selfies more beautiful, so much so that every Chinese movie star I know doesn’t allow her photo to be published without it. Its user base? 1.3 billion.

Today, an AI loan company that I invested in China can approve a loan in seconds, with a default rate much lower than a human loan officer who would takes days. This company is less than two years old, but will underwrite almost 30 million loans this year, more than almost any bank.

Today, an AI facial recognition company that I invested in can recognize any face from 3 million faces, with super-human accuracy. If installed in all the airports around the world, it would essentially prevent known terrorists or wanted criminals from entering any airplane.

These three AI companies are worth a total of about $10 billion. But that’s loose change compared to what can be built in the next 10 years.

In the next 10 years, all financial companies will be turned upside-down, with AI replacing traders, bankers, accountants, research analysts, and insurance companies. Last year, my AI investment algorithm returned 8 times more than my private banker. That reminds me – when I go home I am going to fire my private banker.

In the next 10 years, AI will replace most factory workers, assistants, advisors, and middlemen. But AI is not limited to simple jobs. AI will also replace many reporters, doctors, and teachers. Your AI assistant will know better than you what you would like to eat tonight, where you should go on vacation, and whom you should date.

But it doesn’t stop there. In 10 years, mechanical AI will become reliable. AI will be safer at driving cars than people, sweeping changes, as it were, brought by the lowly Roomba…. will grow up and cook, wash, clean and handle all the household drudgery for us.

In 10 years, because AI will make so much money for humanity, we will enter the Age of Plenty, making strides to eradicate poverty and hunger, and giving all of us more spare time and freedom to do what we love.

In 10 years, because AI will replace half of human jobs, we will enter the Age of Confusion, and many people will become depressed as they lose the jobs and the corresponding self-actualization. And many of you will become parents concerned with how to improve education in order to prevent your children from being replaced by AI.

These predictions are not based on some hand-wavy comparison of the number of neurons possessed by humans and AI simulators. Rather, they are based on an engineer’s extrapolation based on known algorithms, and the real marketplace and workforce.

In my company, we have raised over $1 billion to invest in these developments. Softbank has launched a $100 billion Vision Fund. The tech giants of the past 50 years – IBM, Microsoft, Google, Facebook, have all declared themselves to be AI companies. So even if you doubt me, you probably should not doubt all of them.

So, for leading edge, super smart engineers like yourselves, 2027 should be the best of times in your lives. Unless you miss the AI revolution, in which case it may turn into the worst times in your lives.

Now let me give you three pieces of advice – how not to miss the Age of AI, so that you can have the time of your life.

My first is: Embrace AI, and align your career by betting on its inevitability.

Like all big change, AI requires you to have an open mind. It’s OK to be fearful of change.

As Mark Twain explained, “Courage is resistance to fear, mastery of fear. Not absence of fear.”

Your hard work has prepared you to confront, or simply accept, or warmly embrace – change that will push you in new directions.

Given what lies ahead, you must warmly embrace AI. While the first AI tools in your industry may appear fragile, be assured they will get better with data.

The three software companies I mentioned earlier, when they were first launched: often made people uglier, lost millions in bad loans, and thought I was some talk show celebrity. But given time and much more data, their self-learning made them dramatically better than people. Not only are they better, they don’t get tired nor emotional. They don’t go on strike, and they are infinitely scalable.

With hardware, software, and networking costs coming down, all they cost is electricity.

So whatever domain you choose, be the first to use AI tools. If you’re a software engineer, use AI tools to check and optimize your code, to find re-usable code, or even to write new code. Use AI tools to hire and build your team. If you start your own company, use AI tools to manage your books and maximize your profits. Use AI tools to replace your customer support and your salespeople. Use robots to produce your goods and autonomous vehicles to deliver them.

The symbiotic combination of humans and AI is all about 1+1=3. For example, when a doctor can correctly diagnose cancer, and save 70 lives out of 100, and an early AI tool can save 60 lives out of 100 — together perhaps they can save 80 lives. And when the AI tool improves to saving 80 lives, perhaps together they can save 90. So do not passively accept AI, but embrace AI, seek out AI, and find every which way that AI can help you. Learn AI, and find clever ways to build that symbiotic relationship earlier. Just like the reporter who first found word processing, the accountant who first used a spreadsheet, the first photographer who applied Photoshop, you will have an edge. In addition, AI will evolve faster and more broadly than these tools, and your edge will grow and become sustainable.

My second piece of advice is: Uphold your responsibility as an engineer.

We all know that for centuries physicians took the Hippocratic Oath, as a responsibility to treat human life as sacred. In the age of AI, I think engineers’ responsibilities are equally sacred, or even greater.

Why? Because as top engineering graduates from a top school, during the Age of AI, you are the ones with the power. But please remember what the world’s greatest philosopher, Spiderman, said: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In the Age of AI, autonomous and semi-autonomous algorithms will invest money, take care of children, drive cars, and conduct surgery. You will be the ones who build these products, which will impact people’s possessions, health, and even lives.

As engineers, we cannot abandon our conscience and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We need to be thorough, diligent, and ethical, not just in the architecture and coding, but also in the design, in the testing, in running the machine learning training, and in downloading the updated parameters.

The first airbags saved many lives, but they also accidentally killed some children, due to the lack of adequate design and instructions that adequately considered children’s smaller size.

So your first responsibilities are to your users, to making your product safe, thoughtful, and usable. And more than “product safety.” You also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foresee and prevent the potential risks of technology to users from getting out of hand. So please speak up strongly against “autonomous weapons” or “bartering or sales of privacy data.”

Your second responsibility is to yourself. In the Age of AI, you are not just competing with other people, but also with AI. You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work on the hard problems, and avoid wasting your time doing what machines will be able to do. Don’t waste your talent repeating what you learned at school. Don’t accept a job that doesn’t challenge you. Take risks and learn vigorously and rigorously so that you can become the best in something specific and useful, whatever your field. Be creative and inventive. AI is great at optimizing, but AI cannot invent something new.

Your final responsibility is to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with your choices as an engineer. Choose jobs that save lives, not destroy them. Choose jobs that empower people, not demoralize them. Work for organizations with more compassion than greed, and for people who care more about world peace than world domination.

And my last advice: Be in touch with your heart.

After all that serious tech talk, what I am going to talk about next may seem a little bit out-of place. But it comes from my heart.

Four years ago, I was diagnosed with 4th stage lymphoma. I faced the real possibility that my remaining time here was measured in months.

During that time of ultimate uncertainty, I thought a lot about my life. I came to realize that my accomplishments, and even the arrival of AI after waiting 30 years meant nothing to me.

I came to realize that by chasing these technologies, products, investments, and my career, my priorities were out-of-order. I neglected my family. My father had passed away. My mother barely remembered me. My kids had grown up.

One of the books I read during my illness was Bronnie Ware’s book about the regrets of people on their deathbeds. She found that no one wished they’d worked harder or spent more time at the office or accumulated more possessions. People’s top wish was that they had spent more time, sharing their love of their loved ones.

Fortunately, I am now in remission so I am here with you today. I am spending much more time with my family. I moved closer to my mother. I travel with my wife, whether on business or for pleasure. When my kids come home, I would take not two or three days off from work, but two or three weeks.

I also spent more time meaningfully connecting with more people. I spent weekends traveling with my best friends. I took my company on a one-week vacation to Silicon Valley — their Mecca. I met with young people who sent me questions on Facebook. I reached out to people I offended years ago and asked for their forgiveness and friendship. I wrote a book and shot a documentary to share what I had learned from my near-death experience.

My near-death experience not only changed my life and my values, it gave me an enlightened view about what AI should mean for humanity. Elon Musk and Stephen Hawking have given us their view, a view where machines supersede humans completely, and we are to control them or become them.

With my near-death experience, I would like to offer an alternate ending to their prediction of the AI future. Surely AI has, or will beat us on many analytical tasks with definitive decisions and outcomes. But these tasks are not what make us human. What makes us human is that we are able to love.

The moment when we see our new-born babies; the feeling of love-at-first-sight; the warm feeling from friends who listen to us empathetically; the feeling of self-actualization when we help someone in need. Or if you want empirical proof, the fact that the placebo effect works. These all demonstrate that we are far from understanding the human “heart”, let alone replicating it. But we do know that humans uniquely are able to love and be loved. Humans want to love and be loved. That loving and being loved are what makes our lives worthwhile.

With this belief, we now know what we must do. At a minimum, recognize and be thankful that we are loved. If we can do better, return the love, and maybe a little bit more. Finally, the highest level of love: Pay it forward. Give love unconditionally.

Coming back to our AI theme, love differentiates us from AI. Despite what science fiction movies may portray, I can tell you responsibly that AI programs cannot love. They don’t even have feelings or self-consciousness. AlphaGo may beat the world champion, but it has no fun playing the game, feels no happiness from winning, has no desire to hug a loved one after it wins.

And in the future, even if an AI diagnostic tool is 10 times more accurate than doctors, patients will not want a cold pronouncement from the tool: “you have 4th stage lymphoma and a 70% likelihood of dying within 5 years.” Patients will want a “doctor of love” who listens to our complaints, gives us encouragement, like “Kai-Fu had the same lymphoma, and he survived, so you can too”, and perhaps visits us at home, and is always available to talk to us. This kind of “doctor of love” will not only make us feel better, and have greater confidence, but a placebo effect will kick in and increase our likelihood of recuperation.

This will solve the AI employment problem we mentioned earlier. The number of “doctors of love” will outnumber today’s doctors. The displaced workers can take up careers spreading love and experiences – whether a passionate tour guide, an attentive concierge, a funny bartender, an infectious sushi chef. With the new “experts of love” titles many new kind of service jobs will be created. And they don’t have to be “jobs”, they can be volunteers, at an orphanage or a retirement home. This will give people jobs that AI cannot take away. They will do the job with pride and a strong sense of self-actualization. Most importantly, this will fill our planet with love and joy.

We’ve built many task-oriented AI that is much better than our brains. That was my dream 37 years ago. As a hard-core computer scientist, I’m proud that we’ve come so far. But now I realize that I went after the wrong organ.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the human body is not the brain, but the heart.

That’s a lesson that took me, I confess, too long to learn. My hope for all of you, as your careers blossom and your lives take shape, is that you will approach your lives with all the brains you certainly have, but also, above all, with all the heart you can muster.

It will be up to you to carry this forward, but I have confidence: if you let your heart be your guide, you’ll find your way through all of the massive changes that lie ahead, and make the next 10 years the best years of your lives.

Thank you, Class of 2017.


英伟达CEO黄仁勋:所有国家都应重视人工智能




北京时间5月14日早间消息,英伟达CEO黄仁勋在财报发布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对美国白宫的人工智能项目发表评论,他认为所有国家都应该认识到这种技术的重要性。

美国科技公司上周得以通过白宫举行的峰会阐述这项技术的重要性,呼吁在行业、学术和政府之间展开合作,与其他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展竞争。从无人驾驶汽车到家用机器人,人工智能将被用于方方面面,还有可能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所以专家认为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机遇,不仅经济前景可观,还有可能挽救生命。

以下为黄仁勋采访摘要:

问:你们这个季度再次表现优异,我很好奇你们对当今的人工智能竞争有何看法,对科技领导者呼吁白宫部署人工智能战略有何看法?

答:人工智能是软件的未来。软件是自动化的语言,人工智能显然会影响各行各业。我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确保人工智能成为其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每个国家都会受到影响。很高兴我们对此投入了精力,并且认识到人工智能对我们未来的重要性。

问:你是否认为帮助政治领袖认识到这种重要性存在某些挑战?

答:人工智能是一项复杂的技术,但人工智能的能力和好处却不难理解。人们或许很难理解它能实现多么快的发展,因为我们正在经历两个指数级的增长。我们收集的数据呈现指数级增长,这让我们编写的程序和软件实现了指数级进步。另外,我们还在经历另外一项指数级发展,那就是我们借助GPU推动计算进步的速度。

这种变化速度很难理解,但分析重点归根到底还是自动化。我们能够对哪些技术实现自动化?我们能够通过自动化更好地预测哪些东西?这些行业影响比较容易理解。

问:你是否认为中国在政府层面比我们做的多得多?这是否值得担忧?

答:我很难给出答案,因为我跟他们接触不深。但很显然,每一个国家都必须努力掌握人工智能技术,了解它对经济和社会产生的影响。所有人都应该关注这一方面。我们很了解人工智能对社会产生的影响,以及有可能带来的利益。每个国家都必须尽力在这一领域走在前列。(樵夫)


两地叁方合作助推创科发展 香港AI实验室成立


昨日,阿里巴巴集团、商汤集团及香港科技园公司宣布合作成立「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记者崔俊良摄

【香港商报网讯】记者何加祺、梁希贤、刘深、戴合声报道:

为促进香港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创新发展,阿里巴巴集团、商汤集团及香港科技园公司昨宣布合作成立「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人工智能(AI)实验室标誌着两地创科合作已体现了「官、产、学、研、用」的精神。她指,香港素来有稳固的科技基础及科研实力,相信在特区政府、业界和社会大力推动下,本港创科生态圈一定会更多元化。

林郑冀港创科生态圈多元化

昨日,由阿里巴巴集团、商汤集团及香港科技园公司合作成立的「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举行成立仪式。这是5月14日中央宣布系列政策,推动香港加强与内地科技合作、创建国际创科中心后的第一个重要项目。该实验室将致力于利用顶尖科技及专业知识推进人工智能发展,协助初创企业将研发项目商品化,并促进人工智能领域的学者、科学家与企业家之间的交流。实验室营运费用则由阿里巴巴集团成立的非牟利项目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与商汤集团共同负责。

林郑月娥担任「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成立仪式主礼嘉宾,并见证叁方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她在致辞时表示,在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关心和指示下,科技部与财政部上周公布了「中央财政科技计划」,资金可拨付到香港使用。她非常感谢中央对香港发展科技的大力支持,同时亦认为香港在创科方面必须急起直追、加倍努力。

她指,过去两叁个星期,本港发生了几件有利于创科发展的大事、好事,包括特区政府公布「科技人才入境计划」,为创科企业吸纳海内外人才和培育本地人才;政府向立法会提交了税务修订条例草案,落实为鼓励企业投放更多研发开支而提供额外扣税;港交所推出新兴及创新产业上市制度;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亦以大比数赞成通个落马洲河套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前期工程拨款。她认为,这些良好发展无疑是为香港创科前景添增动力。

林郑又称,人工智能被视为对下一代影响深远的科技,香港素来有稳固的科技基础及科研实力,有企业和大学研发出人脸识别系统并成为「独角兽」,这证明香港有优势和潜力发展创新科技,特别是人工智能。她指,本届政府发展创科蓝图中,包括人工智能及机器人发展平台,政府亦重视初创企业的角色:过去3年,创新及科技基金为83个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项目提供4.3亿元资助,政府亦準备向科技园拨款100亿元。

AI实验室以非牟利营运

阿里巴巴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香港非常具有包容性,全球各地的人才均会来港发展,故有条件培育出商汤集团这类公司。他希望成立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后可为港提供更多资源及人才,推进香港人工智能发展,提升香港作为地区创科中心的地位。实验室将以非牟利方式营运并设开放平台,希望除了阿里巴巴之外,未来亦会有其他香港企业加入共同发展,共同建设香港创新文化。

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表示,实验室将架起学术界和业界的桥梁与平台,促进香港与内地更广泛合作,亦希望为香港年轻人创造更多创新、创业机会。

香港科技园公司主席罗范椒芬则指,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成立,不仅集叁家(集团/公司)之所长,还有标誌性意义,堪称产学研政合作的示范。

打造国际创科中心的开篇力作

香港科技园行政总裁黄克强亦表示,商汤科技是科技园孵化出的「独角兽」,技术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目前在人脸识别深度学习领域已全球知名。此次合作,阿里巴巴将提供数据、「达摩院」研究平台,商汤科技提供深度学习技术,科技园则提供「创意配合计划」这一孵化平台。他指,成立实验室目的就是将不同资源结合在一起,带动香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

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希望成为香港建设国际创科中心的开篇力作。可以预见,实验室将吸引更多企业、高校,基于上述平台加强学术和产业、AI和传统行业以及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合作。


中央助港完善创科生态

中央大力支持香港科技创新发展,上周就此推出「资金过河」计划。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杨伟雄昨发表网誌称,中央鼎力支持加上特区政府多项推动创科研发措施,将有助于发展和完善香港创科生态。

杨伟雄于网誌表示,不少国家的创科研发得以蓬勃发展,主要有赖于它们拥有国家级或国防类别的研发项目支持。这是香港一直欠缺的,而今次中央有关计划出台,不但为香港带来更多研发资金,亦让国家级项目可在港进行研发,正好弥补有关不足。

杨伟雄表示,研发开支是推动创科发展的关键指标。综观创科发展较蓬勃的国家,其研发投入约占GDP的2%至4%,而香港目前只占0.79%。另一指标是研发投入的公私营比例,一般而言私营占大多数,而目前香港则是公营较多,占55%。若要构建健康的创科生态,研发开支及私营比例均应提高。据此,特区政府推出多项针对性措施,务求于五年内将研发开支提升至GDP的1.5%;且推出破天荒的300%研发开支扣税优惠,以鼓励和提高私营研发投入;另外还将构建两个重点创科平台,期望为港招来约20间海内外顶尖科研机构。此外,政府还积极推动河套港深创新及科技园计划,亦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计划,为香港所需研发人才开设绿色通道,同时培育本地专才。

杨伟雄强调,中央大力支持与港府上述政策相辅相成,可以预见,香港未来数年将有不一样的创科生态,建成国际创科中心指日可待。


初创公司加速器计划9月启动

新成立的「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将推出为期6个月的「初创公司加速器」计划,旨在为港培育更多人工智能初创企业。该计划将于6月中旬开放接受申请,9月正式启动,每年接受两轮申请,挑选10间初创企业并提供10万美元等资助。

目前,香港科技园参与创业配合计划的公司已有260多间。对于「初创公司加速器」计划,科技园行政总裁黄克强表示,计划不单为吸引国外公司,更将带动香港人才,为本港培育更多初创企业。「一旦计划反应良好,将会继续扩大范围」。

具体而言,商汤集团将为入选初创企业提供深度学习平台及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初创企业将获得一系列云计算和人工智能资源支援,包括阿里云提供的配备图形处理器的高性能计算资源和机器学习平台,以及阿里旗下全球科学研发项目「阿里巴巴达摩院」提供的技术支持;具有发展潜力的企业更可获「香港人工智能实验室」諮询董事会提供指导。

入选企业可获10万美元资助

此外,入选企业可获得由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提供的10万美元资助,以换取企业6%的股份,而其办公室亦获多达6个月免租;香港科技园公司的「科技创业培育计划」亦会提供营商、推广及拓展、技术及公司管理的支援。欲参加计划的初创企业必须在递交计划申请前,已成为香港注册公司且不多于3年,企业大多数创始人必须为香港永久居民,并在香港具有实际业务营运。


李开复:人工智能四波浪潮给中国带来很多机会


李开复 现场图
4月26日上午消息,2018GMIC大会今日在北京召开,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出席“AI现状与未来”圆桌论坛并发表了对于人工智能应用及人才培养的看法。
李开复将人工智能的应用归纳为四波浪潮:
1. 互联网的AI浪潮,互联网公司进行数据收集,以便于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及变现,互联网的数据量最大,用户每天都在标注数据,因此今天的AI巨头和互联网巨头是划等号的;
2. 商业化的AI浪潮,拥有大量数据,并能将数据变现或提升商业价值,大部分AI公司都在做商业化这部分;
3. 收集基于视觉、听觉等传感器的过去不存在的数据,并将其变成一个新的应用或用户体验,如智能音箱、语音交互等;
4. 自主化、自动化的AI,如机器人、无人驾驶或者无人机等,这已经彻底颠覆了人们的出行习惯和物流方式等;
李开复表示,这四波浪潮也给中国带来很多机会。中国在互联网上已经占据半壁江山,视觉和传感器方面发展迅速,尽管在比较深的科技领域如无人驾驶等方面依然是美国领先,但中国有数据的优势,还有政策的推动,以后将会是中美在人工智能领域领先的状况。
关于人工智能人才的培养,李开复认为,如果分析中美之间的优势与劣势,美国在教育方面优势很大,不少高校中存在优质的AI课程。对我们而言,要建立人工智能金字塔,必须要有一定基础。近日,教育部、创新工场与北京大学联合推出AI人才国际培养计划,李开复称,将邀请国际国内的老师对学生进行针对性培养,同时还会与业界公司成立竞赛平台,将AI教育做得更普及,希望通过线上及线下的培训,培养出大量AI人才。(何畅)


从百度AI开发者大会,看陆奇入职半年成绩几何


看,这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李彦宏和陆奇)

在李彦宏无数次强调了AI的时代已经到来后,百度终于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这句话了。

AI开发者大会,可以看做是百度向AI全面转身的标志。在用搜索把持互联网入口的能力逐渐下滑后,这可能是百度重新回到BAT阵营的机会。从徘徊不前的市值和利润来看,或许是唯一的机会。

百度的机会来自于长期的研发投入。李彦宏在演讲中说道,过去五、六年的时间里,百度每年都将15%的收入投入到研发里去,过去两年每年都是上百亿的投入。现在百度拥有两千多个AI研发人,还有两千多个人工智能相关的专利。

这些成就也获得了对手的认可。在今年IT领袖峰会期间,马化腾承认,在人工智能领域,百度走得更前,腾讯还是落后。

不过在将研究转化为实际的业务方面,李彦宏始终没有摸到窍门。帮助百度加速AI落地,这是今年1月,曾经的硅谷华人第一高管陆奇入职百度的原因。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次AI开发者的大会,也是陆奇入职半年的大考。

陆奇的成绩单

李彦宏乘坐无人车来到会场

陆奇将自己入职半年来的成果在AI开发者大会上进行了汇报,分别囊括在两套平台之中,将在上下游组成了两大生态系统:一个DuerOS平台,将为百度搭建语音服务生态,一个是阿波罗开放平台,整合出自动驾驶生态。

DuerOS原本是一款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搭载DuerOS的设备可让用户以自然语言对话的交互方式实现多个功能的操作。在7月5日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现场,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发布基于该系统的DuerOS开放平台,包括智能设备开放平台和技能开放平台两大方向。

智能设备开放平台面向智能硬件厂商,提供分层式技术服务方案,目前包括核心接入组件、开发套件、参考设计叁种类型,能够满足各个类型厂商不同层次的需求。

技能开放平台面向内容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DuerOS除了拥有原生的10大类别的100多项自有能力外,还将接入大量第叁方第叁方资源和内容,如音乐、有声书、新闻、娱乐等。

另外一个开放平台则是“阿波罗”。自从4月19日陆奇宣布将要开放百度自动驾驶能力时起,这一将改变自动驾驶研究行业的平台就备受关注。在AI开发者大会上,陆奇终于宣布了阿波罗计划的一些细节:

Apollo将从云端服务平台、开放软件平台、参考硬件平台和参考车辆平台四个层次逐步开放。所有模块加到一起之后,开发者能够利用阿波罗平台快速组装自己的智能驾驶车辆。

阿波罗平台的开放路线也终于面世:在2017年7月开放封闭场地循迹自动驾驶,9月份开放固定车道跟车自动驾驶,到今年年底输出简单城市路况的自动驾驶能力,2018年年底开放特定区域高速和城市道路自动驾驶,2019年年底公布高速和城市道路自动驾驶Alpha版,最终在2020年之前实现高速和城市道路全路网自动驾驶。

百度的半年探索

之所以说这两大平台是陆奇的成绩单,不仅仅因为他做了百度的COO,更因为这是陆奇上任半年来努力为百度搭建的AI战略的集中展现。这段时间内,几乎每一件事背后,都有他的存在。

1、两次事业部调整

陆奇上任刚刚一个月,就发布公告,宣布将原度秘团队升级为度秘事业部,直接向其汇报,以加速人工智能布局,及其产品化和市场化。

不到半个月后,百度内部邮件宣布,将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 )合并组成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由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兼任总经理。

这两次调整后,以语音和自动驾驶为核心的百度人工智能产品化思路逐渐明晰,陆奇一手掌舵,随后发布了两大开放平台。

2、叁大高管离职

向来工作努力的陆奇在百度也要早上六点到岗,深夜十一点下班,李彦宏对他的评价是“工作极其玩命”。

这位得到老板充分授权的“霸道”总裁当仁不让地自上而下推行他的想法。一方面,他将人工智能视为百度未来的骨干业务,对一些短期可见成效的产品如DuerOSe等,他也在全力推动其市场化。另一方面,一些不挣钱也不占据战略核心地位的边缘业务也在加速离场,比如百度医疗,比如O2O。

上半年,百度有两位高级副总裁主动离职,分别是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和分管贴吧、百家号等业务的陆复斌。曾经的百度首席科学家、人工智能的代表人物吴恩达因个人原因选择离职。

虽然百度和这几位离职的高管都未曾承认过,但业界普遍认为他们的离职和陆奇对于百度人工智能业务的改造脱不开关系。

3、叁次全资收购

百度在这六个月间一共宣布了叁次全资收购。

2月16日,百度全资收购主打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和智能硬件的渡鸦科技。后者创始人吕骋携团队正式加盟百度,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汇报。

4月13日,百度全资收购专注于机器视觉软硬件解决方案的美国科技公司xPerception。7月5日,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宣布,百度将全资收购语音唤醒词提供商KITT.AI公司,功能也会全面免费向百度的合作伙伴赋能开放。

从这叁场收购可以看出,百度在AI上下起注来可谓毫不手软,而收购对象也与当前的业务范围紧密相关,横跨自动驾驶、语音对话和智能硬件等多个领域。李彦宏在演讲中揶揄只会掏钱购买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对手:他们都不舍得为技术花钱,只有百度舍得。

但百度还是照样不缺乏负面舆论。陆奇PPT上的几个错字,引起了人们对百度整体工作流程和管理方式的质疑;百度外卖的卖身传言,又把所有人的目光拉回到百度衰落的O2O业务上;李彦宏在五环乘坐无人车压线,导致许多知乎用户开始怀疑百度的无人驾驶能力。

总体而言,陆奇给百度捋清了方向。他的举措,让人们看到了百度All-in AI的决心。目前看来,这是百度能走的最好的路。但是即使不是,至少这也是一条看得见的路啊。

新鲜有料的产业新闻、深入浅出的企业市场分析,轻松逗比的科技人物吐槽。

凤凰科技(ID: ifeng_tech),让科技更性感。


李彦宏夫妇向北大捐赠6.6亿元 用于前沿学术研究


签约仪式现场
4月28日下午消息,为庆祝北大建校120周年,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携夫人马东敏重返母校北京大学,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京大学捐赠6.6亿元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从现场透露的信息来看,这笔捐赠主要用于支持北大领先的学科,如信息科学、医疗、经济学、传播学、心理学及社会学等与人工智能的交叉领域的前沿研究,这与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长期发展目标高度契合。
李彦宏夫妇出席捐赠仪式李彦宏夫妇出席捐赠仪式
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教育基金会理事长郝平,校长林建华,副校长、医学部主任詹启敏,副校长、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王博,副校长龚旗煌,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教育基金会秘书长李宇宁,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美国)总裁赵琳等共同出席。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院长黄如主持仪式。
李彦宏在捐赠仪式上说,“这么多年,不管我在哪里,不管我走了多远,我总能从母校找到支撑自己不断前行的精神力量和现实支撑。”他表示,“这次我们向母校捐赠6.6亿元,寓意为北大双甲子庆生。这更是一个再次把我的理想和北大融为一体的机会。把百度的强技术、广实践与北大博大、深厚的学术研究能力连接起来,来催生出更多惠及国家和时代的成果。”
据了解,李彦宏于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此次捐赠是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的最高单笔捐赠。(辛苓)


李彦宏首度回应坐无人车上五环:未来会更安全


腾讯科技讯 继前几日李彦宏坐无人车上五环引发舆论热议后,7月11日,李彦宏现身山西大学做了一场人工智能专题报告,并对此首度做出回应:未来无人车一定比人类司机更安全。

李彦宏表示,无人车会对现有的社会秩序产生相当大的颠覆性,他说:“前两天我在五环上跑了一下,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汽车产业占我国GDP的六分之一,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当无人驾驶的技术成熟之后,一定比人类司机要更安全。”

当前,世界各大科技公司都在发力布局无人驾驶技术,业界分析到2025年无人汽车将具备相当的市场规模。由于无人车的制造优先原则即“保证用车者安全”,这意味着无人车在行驶中会大大降低事故发生率和致死率,最大程度地保障车内人的安全。



李彦宏谈到,今天的中国每天因为汽车的交通事故要死掉500个人,但有了无人车,这些事故就都可以避免。他表示:“有一天无人车能够真的变成主流的时候,基本上大多数人生命就可以保留住,无论经济意义,还是社会意义都是非常大的。”

在谈及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与专利情况时,李彦宏透露,“百度去年一年申请的AI相关的专利,比日本整个国家一年的专利数目还要多。”如今,全球人工智能企业主要集中分布在美国、中国、英国等少数国家,华人在人工智能的研发上有着突出表现,李彦宏在演讲中指出,“现在全球AI相关的论文作者,华人占43%,专利申请增长速度非常快”。

目前,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公开的中国专利申请超过2000项,国外专利申请数百项,技术内容涉及语言识别、图像识别、用户画像、自动驾驶、云计算等。此外,百度的语音识别技术Deep Speech 2 还被全球知名杂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选为2016年全球十大突破技术之一。


AI芯片生态之争 高通的野心与掣肘


作为全球手机芯片的霸主,高通拥有着移动生态领域最强的话语权,但到了人工智能时代,端与云的竞争拉扯愈发激烈,AI芯片王者的争夺也呈白热化的态势。
AI的未来趋势是什么?高通在AI领域有何作为?在5月24日北京的一场关于人工智能的创新论坛上,高通第一次公开且高调的在中国谈论起这些问题,并且同时宣布了多项投资和合作伙伴计划,其中包括在北京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部门“Qualcomm AI Research”。高通称,将把全公司范围内开展的全部前沿人工智能研究,进行跨职能部门的协作式强化整合。
“你可以明显感觉到高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企图心,包括在无人驾驶、智能家居、医疗健康等领域,高通在扩大自己的生意圈,而依托的正是AI芯片。”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分析师姚嘉洋对记者表示,面对AI芯片领域上的其他对手,高通并不是“省油的灯”。
但Canalys研究分析师贾沫认为高通的挑战仍然巨大,“包括竞争对手在AI手机芯片市场的份额抢夺都在考验着这家厂商的创新能力。”
贾沫对记者表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70%的高通骁龙系列处理器是出货给中国的手机厂商,如OPPO,vivo和小米都是高通十分重要的客户。但是联发科有希望通过更低的定价,同时提供相较骁龙系列极具竞争力的产品,来夺取更多的市场。比如OPPO在R15普通版本,vivo在X21i中已经应用了P60,从而得以降低手机的价格,增加其旗舰产品系列在市场的竞争力,同时提供不输骁龙660的使用体验。
AI芯片终端侧“混战”
自从深度学习取得突破性进展以后,芯片巨头们动作频频,成为AI时代下一个开发IOS的“苹果”或是开发Andriod系统的“谷歌”成为许多企业的目标。
仅以终端侧的AI芯片为例,硝烟早已弥漫其中。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在上述会议上表示,高通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已经有10年之久,此前,高通需要在云端完成人工智能的训练、推理等工作,但随着5G到来,可以在最靠近数据源的边缘设备上完成这些任务,从而起到互补的作用,更好的保护用户隐私,带来更高的效率。而与之前推出的骁龙660相比,骁龙710在AI应用中实现了2倍的整体性能提升。
但事实上,华为在去年就已经高调发布“全球首款AI芯片”,并表示在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芯片上集成了55亿个晶体管,AI运算能力相比四个Cortex-A73核心有大约25倍性能和50倍能效的优势,可以大幅提升手机在图像识别、语音交互、智能拍照等方面的能力。
而与麒麟970处理器相比,苹果A11仿生芯片更是集成了“神经网络引擎”,苹果表示,神经网络引擎已胜任诸多任务,包括更智能的识别人物、地点和物体,为“Face ID”和“动画表情”等功能提供强大性能。
贾沫对记者表示,目前厂商的解决方案都是特别针对AI所需运算方面的能力做出优化。比如高通是通过DSP,CPU和GPU的协同来实现加强AI运算能力。而麒麟970则是通过内置独立的NPU来实现,其实只是不同的路径,从性能上说,很难说谁能把其他对手“甩开了距离”。
生态“圈地”
高通认为,人工智能未来叁大趋势是在视觉、音频与增强现实叁大领域上。视觉包括了人脸识别、音频则像是语音助理应用。在无人驾驶、智能家庭、娱乐游戏等场景,都可以看见上述技术应用于其中。
在现场,记者注意到,高通还展示了未来人机自然交互的各种情境,比如人工智能将能理解情境,提供路况分析、主动告知附近的电动汽车充电站,驾驶人可以手势更换歌曲。同样在出行场景中,当人工智能发现驾驶人进入疲劳状态时,会自动播放他喜欢的摇滚乐,同时,AI将侦测人体温度并自动进行车内调温、依照用户的体型为你自动调整头枕在最舒适的状态。
高通高级研发总监侯纪磊表示,高通对语音助理的理解是:终端里有个“数字化的我”,语音助理不只要感知人的需要,还能主动出击。在疲劳驾驶时,语音助理能主动提醒并且提供解决方法。
但这些功能的实现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参与。高通在现场宣布了多项合作,比如与百度PaddlePaddle的合作,通过ONNX转换器以推动百度PaddlePaddle开源深度学习框架在骁龙终端上的部署。还有网易有道,用户只要打开有道翻译官,将智能手机摄像头对准需翻译的文字内容,即可实现中英日韩的实景AR翻译,无需进行拍照,也无需依赖网络或云端进行处理。
“在各自子领域的独角兽公司,想要更好的发展,合作是必须的,因为对方都无法吃掉对方,合作才会更强。”Counterpoint Research智能设备及生态系统研究总监闫占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工智能技术是一种基础能力,未来将由应用场景驱动发展,移动端AI计算在突破了性能瓶颈后将会带来大量的全新的AI体验。
但对于高通而言,AI领域的进一步发展少不了恩智浦的助力。恩智浦是汽车处理器企业中的佼佼者,而无人驾驶显然是下一个风口所在。
姚嘉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收购最后完成,高通有望取得更多车用领域的客户群,与此同时,也能分散近年智能型手机成长趋缓的风险。
但姚嘉洋也表示,考虑到当前环境,不论从何种角度而言,这项并购的通过都不会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