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强人工智慧的哲学争论

强人工智能」一词最初是约翰·罗杰斯·希尔勒针对电脑和其它资讯处理机器创造的,其定义为:

“强人工智能」观点认为电脑不仅是用来研究人的思维的一种工具;相反,只要运行适当的程式,电脑本身就是有思维的。”(J Searle in Minds Brains and Programs。行为与脑科学,第一卷。 1980年3月)

关于强人工智能」的争论,不同于更广义的一元论和二元论的争论其争论要点是:?如果一台机器的唯一工作原理就是转换编码资料,那么这台机器是不是有思维的希尔勒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他举了个中文房间的例子来说明,如果机器仅仅是转换资料,而资料本身是对某些事情的一种编码表现,那么在不理解这一编码和这实际事情之间的对应关系的前提下,机器不可能对其处理的资料有任何理解。基于这一论点,希尔勒认为即使有机器通过了图灵测试,也不一定说明机器就真的像人一样有思维和意识。

也有哲学家持不同的观点。丹尼尔·丹尼特在其着作“意识的解释”(意识解释)里认为,人也不过是一台有灵魂的机器而已,为什么我们认为:「人可以有智慧,而普通机器就不能」呢?他认为像上述的资料转换机器是有可能有思维和意识的。

有的哲学家认为如果弱人工智能是可实现的,那么强人工智能也是可实现的。比如西蒙·布莱克本(Simon Blackburn)在其哲学入门教材思里说道,一个人的看起来是“智慧”的行动并不能真正说明这个人就真的是智能的。我永远不可能知道另一个人是否真的像我一样是智慧的,还是说她/他仅仅是看起来是智慧的。基于这个论点,既然弱人工智能认为可以令机器看起来像是智慧的,那就不能完全否定这机器是真的有智慧的。布莱克本认为这是一个主观认定的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在人工智能中弱人工智能并非和强人工智慧完全对立,也就是说,即使强人工智能是可能的,弱人工智能仍然是有意义的。至少,今日的电脑能做的事,像算术运算等,在一百多年前是被认为很需要智慧的。并且,即使强人工智能被证明为可能的,也不代表强人工智能必定能被研制出来。

日本科技预算申请额创新高 重点是AI

在日本2019年度预算的概算要求中,科学技术领域的要求额较2018年度最初预算增长13.3%,达到4.351万亿日元。这笔预算将重点用于人工智能相关技术开发和人才培养等。 9月将在首相官邸举行旨在制定中长期AI战略的专家会议。力争通过技术革新提高日本的经济竞争力,政府和民间合作解决日本面临的课题。

据内阁府统计,将于31日敲定的2019年度预算的概算要求中,日本政府整体的科学技术相关预算较2018年度最初预算增加5100亿日元,创历史新高。其中还包括给国立大学的补助金和私立学校助学金等。

预算要求最多的文部科学省增长15%,达到2.42万亿日元。其中在培养AI人才方面的预算,增长25%,列入133亿日元。日本将加紧强化预计会出现短缺的尖端IT人才的培育基础。

日本经济产业省和警察厅等也着手进行实证实验和技术开发,通过AI提高业务效率、弥补人才短缺。通过在生产一线和行政办公中引进AI来削减成本,提高劳动生产率。

此外,日本还将完善描绘中长期人工智能技术战略的体制。在日本政府的统合革新战略推进会议(议长:官房长官菅义伟)之下设立专家会议,将邀请原庆应义塾大学校长安西佑一郎和索尼电脑科学研究所所长北野宏明等参加。